快捷搜索:

互联网助推戏曲“活态”传承

  梨园名家变身网络主播趣谈台前幕后,弹幕刷屏随时饱览鲜活观戏体验;当红花旦网上演示化妆、包头,揭秘那份独属于戏曲的美;不仅能网络看大戏全剧,更能欣赏短小精华戏曲视频近一年来,作为戏曲大省的河南,有越来越多的梨园人正在用这样的互联网传播方式、以更时尚流行的形态实现戏曲的“活态”传承。

  据了解,目前全市乃至全省各大文艺院团都有网络主播。90后李媛媛是河南省曲剧团的一名演员,也是中国戏曲学院曲剧本科班的毕业生,近一年来,她几乎每天都会用两个小时做直播,向网友介绍河南的戏曲知识、演唱曲剧名剧《陈三两》《荆钗记》《孟姜女》、直播演员的化妆身段等,吸引了大批粉丝。

  “做主播对自己是一个锻炼。为了能满足网友们的需求,我需要勤练内功,不断学习新的唱腔和戏曲知识。”李媛媛说,通过直播,她将自己学习到的专业戏曲知识传递给了更多人,让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戏迷感受到河南戏曲之美,甚至吸引了一些起初对戏曲并不怎么感兴趣的年轻人爱上了戏曲,这是最让她感到开心、有成功感的事。而戏迷朋友对她的高期待,也促使她对自己的曲剧专业更加精益求精。

  “平时观众只能看到台前的我们,但是对于幕后的故事知之甚少,通过直播,大家可以看到那些漂亮的妆面是怎么一点点勾描上去的、戏是怎样一点点磨出来的特别是对于想学戏的观众来说,看排练的过程,会让人受益匪浅。”开创性地将“美猴王”这一艺术形象搬上豫剧舞台的演员孙敬朋,对于戏曲的互联网传承也深有感触。

  省文联副主席、省剧协副主席、“二度梅”获得者、小皇后豫剧团团长王红丽在快手平台的粉丝已经有将近14万人,虽然她因为时间和精力的原因很少做直播,但她仍能感受到网络新风扑面而来,“我有60多个徒弟,其中有不少已经在火山、抖音、快手等平台拥有数万甚至数十万的粉丝,通过呈现戏曲幕后排练花絮和作品孕育过程,让更多的年轻观众爱上了戏曲。”王红丽说,网络直播创新了戏曲传播途径,为古老戏曲文化注入了新鲜血液。

  “郑州的每场戏曲演出,几乎都能在戏缘APP上看到,我现在经常在手机上看大戏,太方便了!”市民王大妈是位资深戏迷,以前听说郑州哪里有戏,她会跑老远去看,可自从出了一个小交通事故,腿脚不便的她就再也不能随心所欲跑到剧场看戏了,而戏缘等网络平台,满足了她足不出户观戏的需求。

  像王大妈这样通过互联网受益的戏迷越来越多。以去年中国豫剧优秀剧目展演月为例,恒品文化·戏缘创始人黄俊棋介绍,当时所有参演剧目均在戏缘APP上直播,观看直播的人数是320多万,在直播中评论总数94万多,单场观看最多的是老中青四代演员同台演出的《朝阳沟》,达到263929次。2016年,展演月网上点击量达3.5亿人次;2017年,上升到4.5亿人次;2018年,高达7.3亿人次。这在戏曲互联网的传播上无疑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数字。

  作为国内首个“互联网+戏曲”平台,戏缘在戏曲互联网传播方面走在了全国同行的前列,这个出自一群年轻人之手的“爆款”APP,将戏曲的看、听、学、唱搬上手机,将实体剧场延伸至小小的手机屏上,让更多戏迷体验到了掌上戏曲生活。在黄俊棋看来,戏曲艺术具有独特的、极致的美,将现代的传播技术运用于戏曲文化的传播,一定能够为古老戏曲插上现代发展的翅膀。

  “普通剧场一般容纳几百人、上千人,但通过网络直播我们可以随时、随地欣赏。戏曲艺术正在从实体剧场向网络秀场延伸,摸索出活态传承的新路径。”著名文艺评论家王洪应说,网络和新媒体创造了新的观演方式,既节约了时间和经济成本,又突破了地域限制,同时新媒体的传播特性,也能帮助演员及时获得观众反馈,提升剧目品质、优化创作模式。

  利用互联网传播戏曲是好事,但不可否认,在鱼龙混杂的网络上,不乏低俗恶搞内容,如何更好地利用好互联网传播戏曲文化?这些问题也引发了专家们的思考。

  “确实有一些主播唱腔身段都不到位,这很容易让观众产生误解;也有一些主播为了获得更多的收入,直播频率太高把嗓子都播坏了”王红丽说,在互联网上进行戏曲传播,要求主播兼备技术和艺术审美能力,以减免错误宣传对戏曲文化的误读乃至伤害。

  在黄俊棋看来,如何借助高科技传媒手段,让戏曲融入当代人生活,是戏曲界共同的努力方向。“一方面,戏曲传播需要跟现代的传播规律相结合,我认为小视频将是未来戏曲传播的新趋势,戏缘将推出呈现戏曲精华部分的小视频,并增加和年轻人的互动,提升大家的参与感、体验感。另一方面,戏曲的活态传承离不开作品,只有不断拿出好作品,戏曲才能走得更远。”

  王红丽说,怎样健康地利用互联网,值得每个梨园人深思,“河南作为戏曲大省,要积极利用新的文化业态实现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化,让古老的戏曲传播得更快、更广、更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