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2C 互联网并未死去只是重点正在转移

  我一直觉得按图索骥是种值得刻意练习的思考方式,比如很久之前,我在互联网考古地图(上)分享过:

  作者把 2017 年海外最热门的 to c 创业公司统统放进了一张图。纵轴是行业,横轴是切入这些行业的具体策略。

  (如果想获取高清版以及另外一张 to b 创业公司的完整版图表,可以在 Yourseeker 公号后台回复:矩阵图)

  这种分析方法的有趣之处在于,如果把它们排列组合,也许能发现更好玩的新模式。

  恰好,我最近在重温一些海外顶尖 VC 和投资人的思考和观察时,又一次发现类似思路。

  相信很多人都察觉到了,过去几年大家对“创新”这个词提得不多。一方面,硬件产品的更新换代好像走到了瓶颈(比如某果),与此同时,或许能带来变革的新技术又迟迟难以落地和大规模应用(比如某链)。那么,我们如何理解和复盘互联网过去的发展,又如何对未来的机会押注呢?

  本文来自 A16Z 合伙人 Andrew Chen。简单介绍一下,他自 15 年起在 Uber 做增长,陪伴公司一路烧钱一路厮杀,终于成功递交 IPO 申请。而后,他选择功成身退,“创而优则投”,潇洒转身去了 A16Z 做 GP。

  与此同时,因为非常重视个人品牌的建设,Andrew Chen 会经常性输出关于创业、投资、行业趋势的优质观点和思考。

  我之前因为密切关注海外优质 VC 机构观点,口味比较挑剔,认为他更新频率过高,导致质量有些不稳定(他 newsletter 更新过于频繁,加上最近又在搞一个野心勃勃的全球性培训计划)。

  为什么说互联网的第一阶段是关于创造商品市场,而下一阶段的重点则是重塑服务经济?

  原文给予了建设性的解答。本文是精心编译版,如果想阅读原文,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可以直达。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互联网改变了人们在网上购买商品的方式,亚马逊,易趣,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巨头顺势而起。但服务经济的发展相对滞后:虽然服务性消费占全国消费支出的 69%(美国数据),但只有 7% 左右成功和互联网接轨,这意味,一个规模更为庞大的市场等待解锁。

  我们都有过向朋友寻求优质服务提供商的经验。比如想知道优质的医生、理发师,照顾小孩和老人的护工都在哪里。你是否想过,为什么我们不能以购买商品的方式购买到服务?

  总的来看,服务经济与互联网的融合速度之所以落后于商品经济,有这样几个原因:

  首先,服务是复杂多样的,不同服务需要由不同的供应商来提供,且他们提供的程度不同。比如你所谓的“深度清洁”并不是你邻居想要的“深度清洁”,使得服务市场的供需双方很难达成共识。

  其次,服务往往缺乏明确的质量标准。你对一项服务的安全性、适宜性的主观评价,可能会给类似的需求方造成误导。

  第三,小型服务提供商往往缺乏上网的工具和时间,网络获客成本相对较高。商品制造的一大优势是规模经济,只要商品规模起来了,成本就容易下去。而大型消费品生产公司能够规模化地满足客户需求。但服务提供商不行,从响应客户要求、营销到维护各个渠道,对他们都是极大的阻碍。

  第四,现实世界的互动是服务的核心,许多服务需要通过现实交互来完成,而商品的生产、分发渠道和消费则是彼此独立的,拆分起来相对轻松。但服务不行。

  所有这些因素,使得服务很难像商品那样迅速互联网化。好在,难度高并不代表做不到,我们可以看到,服务市场其实早已经历多个时代的变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