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汽车进城”开启?广东率先放宽汽车准购规模

  为了促进消费,广东省出台新规,拟放宽广州、深圳汽车摇号和竞购指标,扩大准购规模,今年以来,各地密集推出促消费政策,分析人士认为,广东“汽车进城”的做法对拉动工业增长具有很好的传导作用。

  5月28日的消息称,近日出台的《广东省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提出,该省将优化汽车消费环境,具体举措是将逐步放宽广州、深圳市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扩大准购规模,并强调广东省其他地市不得再出台汽车限购规定。

  市场希望,上述《方案》落地实施能改变现状,进而刺激疲软的汽车市场。近一段时间,全国汽车产销量都处于下行态势,对消费和工业均有影响,对应政策也不断发力,包括重启“汽车下乡”,而此番广东探索被认为是踏上了另一重要路径:汽车进城。

  不过,这只是一个缩影。今年以来,国家及各地开始密集推出有关促进消费的政策,涉及旅游、住房、养老、文化等方面。这其中既有直接举措,也寻求从机制体制入手破解制约消费的阻碍,但是,促进汽车消费几乎成为各方各级政策的焦点。

  受访分析人士认为,汽车消费在客观上存在需求,潜力和空间较大,而且产业链长、覆盖广,消费刺激传导能有效拉动工业增长;“汽车进城”的意义是,城市拥有相对较大、且某种程度上被压制的巨大需求,激活后可在短时间内爆发,较快产生效益。

  1个月前,广深车牌竞价最高飙至8万余元的消息还未“走远”,逐步放宽广深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的消息犹如一颗响雷,在全国“炸响”。

  消息发布的第一时间,广州市黄埔区科技行业从业者张同远迅速在朋友圈进行了转发,并配上了三个笑脸。为了在广州买车,他已经连续两年参加汽车摇号。

  在汽车限购的大城市,像张同远一样等待一张车牌的上班族不在少数。电动汽车观察家的一项数据调查显示,仅在北、上、广、杭、深五个限购城市测算,光是增加限购增量指标一项,2019年和2020年就可以分别创造25.5万和51万辆购车需求。

  在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大城市的汽车消费需求是“超级存在的”。“以前通过汽车摇号和竞拍方式获得指标,为的是解决大城市汽车拥堵问题,但现在这种方式已经滞后了,不再适应目前的经济社会环境。”他说。

  他以广州市举例称,自2012年开始实施限购政策后,广州市的汽车保有量一直保持在当年规模,每年新增汽车指标保持在十几万辆左右,但交通拥堵问题一直未解决,反而是外地车牌数量和共享出行车辆增多。

  “《方案》是适应国家促进消费政策大趋势的,充分考虑了居民购车消费需求受到不合理政策抑制的现状,而采取的政策调整。”他说。

  截至目前,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天津、贵阳、石家庄及海南省实施了限购政策。放宽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会成为其他城市的普遍趋势吗?

  在崔东树看来,广深试水或许可以作为一个参考,类似杭州、天津等有经济条件但汽车保有量不是很高的城市可以借鉴,此类城市未来放宽限购的可能性最大。

  广骏二手车副总经理唐暖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 “作为汽车制造和消费大省,广东一直希望通过刺激汽车消费来促进汽车产业增长。”

  光大证券汽车行业分析师邵将也做过一个测算,2018年,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杭州和天津6个实施限购的城市汽车增量指标共计66.4万辆。若这几个城市增量指标提高一倍,可能将带来整个乘用车市场2.8%的同比增长。

  据国家统计局披露,今年1-4月全国汽车产量下降11.8%、销量下降3.1%;4月汽车制造业增加值下降1.1%。

  这被认为对同期消费和工业产生不小拖累,4月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7.2%,创近期低值;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5.4%,明显回落。广东统计局也在分析该省一季度消费数据时直接指出,汽车销量下降成拉低消费增速首要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国家及地方层面密集推出促进消费政策,并且几乎都将促进汽车消费作为重点之一。北京工商大学商业经济研究所所长洪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汽车仍是消费的大头,并且其下降影响较大,自然成为政策着力点。

  崔东树认为,首先,当前我国汽车的需求潜力和空间仍较大。其次,汽车产业链长、覆盖广,通过刺激需求带动生产,能够有效拉动工业经济增长。

  今年初,国家10部委联合发布《进一步优化供给推动消费平稳增长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方案(2019年)》,同时上海、河北、江苏、贵州等地落地方案也相继出台。

  这些政策均谋求破除机制体制障碍以刺激消费,并均将促进汽车消费列为重点。比如,河北将制定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三年计划,落实新能源汽车购置税优惠政策;上海将对购买新能源车的用户在办理流程等方面提供便利,落实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配建标准等。

  前述10部委方案明确,要多措并举促进汽车消费,这其中备受关注的一点是,促进农村汽车更新换代,带动农村汽车消费,也即所谓“汽车下乡”。

  不过,该方案还提出,已实施汽车限购政策的地方,要结合本地实际情况,优化机动车限购管理措施,这也是此番广东探索的依据,市场称之为“汽车进城”。

  对此,市场普遍认为,这亦是一种供需再匹配。崔东树分析,“汽车进城”将是促进汽车消费一大重要策略,因为我国诸多大城市拥有相对较大汽车消费需求和能力,但过去在某种程度上一直被压制住,针对性激活后可在短时间内爆发,较快产生效益。

  洪涛则提醒,包括汽车在内,当前我国消费增长放缓有规律性,并且处于向高质量切换的结构性调整中,政策希望刺激汽车消费可以理解,但要注意两点,一是要避免汽车消费剧增带来的城市病,二是要防止对其它新兴消费产生挤压,将考验政府平衡能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